butcher

另一个天堂血移魂(五)

早濑学X大庭朝子  早濑学X木村敦


早濑学抬眼尴尬地看着不停抹泪的朝子,后悔难受的满腔郁结梗在心头,他怎么就 一时鬼迷心窍做出了伤害她的事呢?他虽然常常糊弄飞鹰答应着会以警察身份为重,会考虑远离这个被传统世俗所轻视的女人,但她对他的包容和爱意不是没有打动过这个冷硬的警探,他自私地想一直拥有她的温柔解语,或许接受她的心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没想到一切的盘算和计划都在今天被打乱了,是他辜负了朝子。


嘴笨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伤心抽泣的女人,只好捧住她的脸粗鲁地用纸巾胡乱擦擦,结果不小心混着眼泪把朝子精心修整的妆容给揉花了,不敢再继续手里动作的早濑学无奈地扯起嘴角刚想解释几句。朝子突然扑在早濑学身上打断了他的开口,脸庞埋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趁势搂抱在一起。


相对无言,只有朝子紧紧拉扯住早濑学刚刚披好的衬衣微微颤抖的手暴露出她的紧张和痛苦,相对于她的纠结,早濑学心里也不好受,他将娇小的女人往自己怀里一带。他不想再逃避,是偏见和对世俗压力的妥协让他成了个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懦夫,今天让他被迫正视了自己的内心,他不想因为一些事就失去她。他只想紧紧抱住她,说爱她,想让她不再患得患失,想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心意。


木村敦衣衫不整地游荡在街头,脚步虚浮,他头痛得厉害,身上一些隐秘的地方也疼得让他脸色青白毫无血色,两天没有吃过一点东西的胃部泛起了酸水,他尽力克制住呕吐的冲动,不由自主变得急促的步伐不经意间又扯到了伤口,撕裂的痛感让他陡然弯下腰大口呼吸,撑住一边的墙壁的手指狠狠抠进了水泥里而渗出了血迹,削瘦的背影缩成一团看起来十分可怜。仿佛被人殴打后的体验让木村敦在剧烈喘息缓解的间歇里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他上学时的片段。


他高中因家中变动而转学到一家私立男校,进校后才发现这里风气不太好,学校里混混们偶尔会聚在教室角落里一起抽烟调笑炫耀自己昨晚又在哪里喝酒闹事,又干过哪些青涩的处女,她们都在床事上手足无措只好哭求他们轻点,年轻气盛头脑愚蠢的小伙子们根本不懂得珍惜和爱护女孩。每次坐在一旁安静看书的木村敦旁听到这些无耻行径都气得脸白,但却不知道如何与之争辩。他从小就不合群,之前摸索出的避世经验在这个学校不好用,那些心气高傲的混混看不惯他的“高冷”,避着老师和家长的视线出手教训了这个白净瘦弱的男孩。


在学校里被孤立,书桌被扔下楼,书全都被人撕碎,木村敦默默收拾了碎片将书桌搬了回来,报告给了老师后形式变得更恶劣,不仅储物柜被砸坏,书包里塞满了垃圾,还被人堵在巷子里打了几次,直到他再也不敢告状才收手。本以为忍气吞声就可以平安度过这几年,没想到他喜欢男人是个同性恋的事被混混们知道了,那个收到他鼓起勇气才交出去自己亲手写的情书的学长站在混混们身后,满脸的厌恶和嫌弃让木村敦心底发凉,“你真是个变态啊,原来喜欢被男人搞吗?”  高中那段噩梦一样的日子留给他的是永远的心理阴影,多少次午夜梦回后恍然间摸到脸上全是泪水,他终于学乖了。


在这个观念落后的东亚国家里,与世俗相悖的异类是没有生存空间的,被轻视是家常便饭,无处不在的恶意和针对才让人痛苦不堪,只有压抑天生的本能,隐藏起与众不同之处做个普通人才能保全自己。木村敦顺应期望找了个女朋友来掩饰自己的性向,他对她很好,却从来不和她做爱,他对女人没兴趣,他也不爱她。这种利用他人的恶行是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战战兢兢地活在愧疚和痛苦之中,像那个不停推着巨石上山的西绪福斯一样一直做着徒劳无用的事来掩盖罪恶,而罪恶总会有败露的一天,他祈祷着那时天火不会降临在他的头上。


当女友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时,木村敦诡异地松了口气,但他又不停地懊恼和追悔,对自己的无能懦弱反复唾弃和痛恨。然后他怎么了? 他出去和同事喝酒......遇到了身为警探的早濑学。像曾经那个学长一样,早濑学是他喜欢的那种男人,阳刚帅气,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其吸引。


他居然和早濑学上床了,木村敦脸色苍白,如同鬼上身一样地毫无廉耻地勾引了另一个男人的事实让他头晕目眩更想吐了。他踉跄地拐进了一条小巷子,捂住脸靠着墙壁缓缓跪坐下来,无视周围偶尔路过的路人审视的目光,难受地不停干呕咳得满脸泪水,最后终于背过气昏迷不醒。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