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cher

开新坑的脑洞

我要努力开日本战国的新文了,信协设定简直爽到一脸血,不仅是明智光秀X织田信长,还有丰臣秀吉X明智光秀,丰臣秀吉X织田信长...猴光三的组合太棒了👏👏👏 因为栗子真的很受啊在这部里面,三郎小天使必须得是被宠上天的总受,猴光cp可以虐成傻狗,但猴三就算虚情假意也得甜,光三就更要宠着甜了!


如果是战国无双的设定的话,没猴子啥事,还是信光吧,绿川光的声线更软诶,歌词也是一副我不得不背叛你,但我还是爱你的滋味,然后信长大人的那句“取悦我吧,光秀”能让我原地爆炸啊啊啊啊,站定信光,情断本能寺的虐恋情深啊呜呜呜

芹泽多摩雄太帅了,我喜欢他

为什么没人萌源芹。。。

我又搞到了素材

学校里的心理咨询水平很糟,无语

死活发不了第六章,心累了

另一个天堂血移魂(五)

早濑学X大庭朝子  早濑学X木村敦


早濑学抬眼尴尬地看着不停抹泪的朝子,后悔难受的满腔郁结梗在心头,他怎么就 一时鬼迷心窍做出了伤害她的事呢?他虽然常常糊弄飞鹰答应着会以警察身份为重,会考虑远离这个被传统世俗所轻视的女人,但她对他的包容和爱意不是没有打动过这个冷硬的警探,他自私地想一直拥有她的温柔解语,或许接受她的心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没想到一切的盘算和计划都在今天被打乱了,是他辜负了朝子。


嘴笨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伤心抽泣的女人,只好捧住她的脸粗鲁地用纸巾胡乱擦擦,结果不小心混着眼泪把朝子精心修整的妆容给揉花了,不敢再继续手里动作的早濑学无奈地扯起嘴角刚想解释几句。朝子突然扑在早濑学身上打断了他的开口,脸庞埋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趁势搂抱在一起。


相对无言,只有朝子紧紧拉扯住早濑学刚刚披好的衬衣微微颤抖的手暴露出她的紧张和痛苦,相对于她的纠结,早濑学心里也不好受,他将娇小的女人往自己怀里一带。他不想再逃避,是偏见和对世俗压力的妥协让他成了个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懦夫,今天让他被迫正视了自己的内心,他不想因为一些事就失去她。他只想紧紧抱住她,说爱她,想让她不再患得患失,想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心意。


木村敦衣衫不整地游荡在街头,脚步虚浮,他头痛得厉害,身上一些隐秘的地方也疼得让他脸色青白毫无血色,两天没有吃过一点东西的胃部泛起了酸水,他尽力克制住呕吐的冲动,不由自主变得急促的步伐不经意间又扯到了伤口,撕裂的痛感让他陡然弯下腰大口呼吸,撑住一边的墙壁的手指狠狠抠进了水泥里而渗出了血迹,削瘦的背影缩成一团看起来十分可怜。仿佛被人殴打后的体验让木村敦在剧烈喘息缓解的间歇里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他上学时的片段。


他高中因家中变动而转学到一家私立男校,进校后才发现这里风气不太好,学校里混混们偶尔会聚在教室角落里一起抽烟调笑炫耀自己昨晚又在哪里喝酒闹事,又干过哪些青涩的处女,她们都在床事上手足无措只好哭求他们轻点,年轻气盛头脑愚蠢的小伙子们根本不懂得珍惜和爱护女孩。每次坐在一旁安静看书的木村敦旁听到这些无耻行径都气得脸白,但却不知道如何与之争辩。他从小就不合群,之前摸索出的避世经验在这个学校不好用,那些心气高傲的混混看不惯他的“高冷”,避着老师和家长的视线出手教训了这个白净瘦弱的男孩。


在学校里被孤立,书桌被扔下楼,书全都被人撕碎,木村敦默默收拾了碎片将书桌搬了回来,报告给了老师后形式变得更恶劣,不仅储物柜被砸坏,书包里塞满了垃圾,还被人堵在巷子里打了几次,直到他再也不敢告状才收手。本以为忍气吞声就可以平安度过这几年,没想到他喜欢男人是个同性恋的事被混混们知道了,那个收到他鼓起勇气才交出去自己亲手写的情书的学长站在混混们身后,满脸的厌恶和嫌弃让木村敦心底发凉,“你真是个变态啊,原来喜欢被男人搞吗?”  高中那段噩梦一样的日子留给他的是永远的心理阴影,多少次午夜梦回后恍然间摸到脸上全是泪水,他终于学乖了。


在这个观念落后的东亚国家里,与世俗相悖的异类是没有生存空间的,被轻视是家常便饭,无处不在的恶意和针对才让人痛苦不堪,只有压抑天生的本能,隐藏起与众不同之处做个普通人才能保全自己。木村敦顺应期望找了个女朋友来掩饰自己的性向,他对她很好,却从来不和她做爱,他对女人没兴趣,他也不爱她。这种利用他人的恶行是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战战兢兢地活在愧疚和痛苦之中,像那个不停推着巨石上山的西绪福斯一样一直做着徒劳无用的事来掩盖罪恶,而罪恶总会有败露的一天,他祈祷着那时天火不会降临在他的头上。


当女友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时,木村敦诡异地松了口气,但他又不停地懊恼和追悔,对自己的无能懦弱反复唾弃和痛恨。然后他怎么了? 他出去和同事喝酒......遇到了身为警探的早濑学。像曾经那个学长一样,早濑学是他喜欢的那种男人,阳刚帅气,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其吸引。


他居然和早濑学上床了,木村敦脸色苍白,如同鬼上身一样地毫无廉耻地勾引了另一个男人的事实让他头晕目眩更想吐了。他踉跄地拐进了一条小巷子,捂住脸靠着墙壁缓缓跪坐下来,无视周围偶尔路过的路人审视的目光,难受地不停干呕咳得满脸泪水,最后终于背过气昏迷不醒。



Love And Be Silent

我爱你,这件事不用多说

对演员柏原崇的表白

当一个人的美太过多变时,他就是应该被放在鉴赏美的教科书第一页的人,他的美既像是林间拂过的和煦春风,又像是黑暗里孤傲散发着盈盈冷光的刀锋剑簇,既有女生中最受欢迎瞩目的学长般拥有的温柔惬意,又有站在路灯下抽烟等待熟客光顾的暗娼般的风情浪荡……


想把他做成琥珀留住此刻的怦然心动,但眉眼间那一丝灵动的活气却没办法挽留。

不管他是什么年纪,都是我心里的白月光。

白夜行(拉郎配)

   看日剧随意开的脑洞,人物ooc,勿喷

   唐泽雪穗 X 筱冢一成

   精神上的势均力敌,若是有后续肯定是女攻男受,接受不了逆苏的朋友就不要点开了,谢谢啦



   唐泽雪穗坐在筱冢一成的车里,他正载着她回公寓。本来只有点头之交的两人此刻暧昧地相处在狭小空间里,她轻轻侧头细瞥了一眼,街边路灯亮起的灯光洒落在筱冢细长的睫毛上又投下暗淡的黑影,直视前方的眼神显得幽深平静且晦暗不明。



   雪穗把眼神悄然转向了前方,那里放着一本《乱世佳人》。“你对部长说了些什么啊”,她状若天真地开口,就仿佛只是和朋友聊起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但暗自掐住衣料的手指暴露了她扭曲的忿恨。筱冢一成听完她的询问却只是勾起了浅笑,不过这点沉默的时间以雪穗可怕的忍耐心来讲不在话下,她依旧保持着面具似的甜美笑容。



   “就是直接拒绝了她,很过分吗?” 筱冢终于开口回答,雪穗透过后视镜看见他的笑容消失了,“比起那种半途而废的温柔,这样对对方来说更好”,她以一个纯真又善解人意的女人身份回应。她一定会拿下这个男人,投其所好一直是雪穗的专长,无往不利的美貌也是她的胜算。



   筱冢一成仿佛恍然间才注意到了这个坐在自己身边的清丽佳人,他又恢复了先前微笑的模样,认同了雪穗,“我们好像能成为好朋友啊”。骗子,以为她看不出来他的敷衍和轻蔑吗,真是想撕下这个男人淡漠的表情,日后让他为自己的无礼和虚假后悔痛苦。



   雪穗咬着牙沉默了一路,机会就在她眼前,“紧要关头,会跳一种舞的人将会生存下去,那句话真不错啊”,她面不改色甜甜地接着说下无耻的谎言,只为博得他的关注和兴趣。



   “我没有看过原著。”

   “你拿去看好了。”



   两人间再一次令人压抑的沉默让她低下头委屈地质问筱冢是不是讨厌她,他只是转过头看了失落的她一眼,没有安慰没有辩解。“刚才开始我就很难为地在想,身边坐着一位这么漂亮的小姐,这女孩会说些什么有意义的话,是不是碰巧和我一样,还是刺探。”



   雪穗终于沉下了脸,先前的敷衍和漠视她都能忍下,唯独被他看穿了自己的内心真实的想法让她发疯,她这种隐藏在黑暗里求生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工于心计后谋求的安全感,本来只是随手一撩就到手的男人却这般棘手,甚至她那可怜的安全感此刻被筱冢轻蔑轻易地践踏。



   “刚刚我在想,我说我们两个人相似的话,你就会说自己对和自己相似的人没兴趣,要是我说我是在刺探你的话,你就会说我现在没有这种心情,” 雪穗终于露出了獠牙,她被这个一再挑战她底线的猎物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欲望和好胜心,随着猎物的反应而变换陷阱的形式是狩猎者的本能,“你真有自信啊”,他这种男人是喜欢桀骜不驯的女人吗?



   筱冢一成终于不再冷淡,他甚至发自内心地对着她微笑。车停下了,唐泽雪穗关上车门准备离开,筱冢叫住了她。



   “这本《乱世佳人》送给你。”

   “我会还你的。”

   “那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吧。”



   真是个自傲的男人,他虽有这样炫耀的资本,但雪穗心里恨的发苦。她一边爱着他,一边又痛恨他。



   “你不还给我的话当然我完全不介意的。”

   连台阶都不肯给她下,一定要看到她丢脸吗?



   “你也不要太小看人了,我也有自己喜欢的人。”

   “是吗?”



   轻蔑上翘的尾音,他的脸笼罩在阴影里下,但雪穗却能在心底摹绘出他此时的神情,她能想象到他那似有似无的微笑,他那审视和不信任的目光。



   “晚安。”

   她走得很坚决,在筱冢一成看不见的地方眼神可怖,虽然不是现在,但她会得到他的,也会毁掉他的。